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村官豪华婚宴暴露土地红利巧妙分配潜规则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9-06-09 04:30:03

最好的钙片是什么牌子
引起类风湿原因
孕妇钙片有哪些牌子的好

编者按:城市化带来的城郊农村土地红利分配矛盾冲突如此普遍。“十一”长假期间北京市来广营乡清河营村副主任为儿子举办豪华婚宴被媒体曝光,由此外界得以更加具体深入地了解京城城郊农村在城市化转变过程中,村集体的利益是如何被“巧妙”分配的。而当地村民持续多年的维权和上访行动也终于为外界所知晓。在巨大的土地红利面前,已经推行多年的村民自治管理制度仍然摆脱不了名存实亡的窘境。村委会干部和上级政府对利益蛋糕的分割,暴露了我国基层治理如今面临的复杂困局。

调查一

北京市纪委受理举报,征地变10万元/ 天价别墅

村官豪华婚宴背后:清河营土地红利分配潜规则

“十年维权,不如一场喜宴。如果调查仅停留在一个人的范围,那很可惜。”一位北京市朝阳区清河营村村民对《中国经营报()》说,已将奢华婚宴背后相关问题向北京市纪委反映,并获得受理。

国庆期间,该村副主任马林祥为儿子举办奢华婚宴遭媒体曝光,随即引发公众高度关注。此后,朝阳区纪委责成乡党委依据相关法定程序,罢免其村委会副主任一职。

事件似乎至此告一段落,但调查发现,当地村民已为土地征收补偿、集体收益分配等问题持续维权近十年,且有大量针对包括马林祥在内的村领导的举报信函,送往有关部门。但这些维权似乎并未改变什么,直到这次被意外曝光的喜宴。村民寄望有关部门的调查,能给过去十年的维权画上一个句号。

目前,该村原有土地6330亩,除1174亩外,其余均已被建设使用。其中润泽庄园别墅售价高达10万元/平方米,其他楼价盘如润泽悦溪、华贸城等价格不低于2万元/平方米。从2003年至今,除开发为楼盘外,另有不少土地被租赁使用,但土地红利的归属和兑现方式,却未尊重村民意愿。对于村民反映的问题,向朝阳区来广营乡政府求证,但最终未获答复。

被举报的喜宴

10月4日、5日,马林祥为儿子举办的喜宴在广华居19号楼前举行,6日,则移至国家会议中心。“应该是大灰子(马林祥小名)的朋友向媒体爆料的,普通村民没几个去国家会议中心那边。”村民罗军(化名)对称,但也不排除有村民举报。

罗军和其他村民回忆,前两天的喜宴虽然在户外搭棚举办,但规格仍属罕见。餐桌上出现的大龙虾至今被大家所称道。“实际还有赌场,一些村领导也参与赌钱了。但主要去看的是国家会议中心那边,所以没看到。”

据了解,清河营村村民自2008年拆迁结束后,便分散居住在回龙观、广华居、天通苑等地的小区。此次喜宴之所以在广华居举行,主要因为距离过去的居住地较近,且离来广营乡政府不远,村民便于寻找。

“主要也是大家自从拆迁以后都很少坐一起,过来图个热闹,见一见过去的邻居。”罗军说他注意到当天多数村民的礼金为三五百元,负责收礼金的则是马林祥的大姨子和其公司的会计,所有礼金都经过一台验钞机点数。

据一位村民介绍,小名为“大灰子”的马林祥小时候家庭并不富裕,初中毕业后,曾用龙江牌汽车搞过一段运输,此后便进入村联防队。上世纪90年代,附近每个村的联防队员都在查自行车、摩托车、暂住证,外地人员往往是他们罚款的重点对象。

“等他当上联防队长时,已经不怎么查自行车了,改查渣土车、残疾车、摩托车这些,罚款也不再是十块、五块,而是上百。”那位村民说,马林祥在90年代后期开始担任村联防队队长。

2004年,村委会换届选举,马林祥当选村副主任,分管他非常熟悉的治保。但关于那次选举,受访村民均称曾有人以50元一张票进行贿选,亦有联防队队员出面拉票。目前村支书兼村主任的白桂新,既是在当年当选村主任,之后又入党成为村支书。

也是在这一时期,清河营的土地开始迅速升值。

渣土的利益

改革开放之后,清河营村并未施行联产承包制改革,所以在征地之前,村里的所有集体土地,由村民自由承包,但多数土地均被耕种。

“上世纪90年代,主要是蔬菜这些,也有一些树苗,收入在当时还是比较可观的,菜可以卖到市里,城市绿化用的树苗,很多也从我们这里买。” 罗军的父母曾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加入村经济合作社,而这种经济合作社,也始终在清河营村存在着。

但土地被蔬菜和树苗覆盖的场景,在2003年后便戛然而止。其时,恰逢奥运场馆建设及周边大肆开发,清河营村成为建筑渣土堆放重灾区。

“周边村,一般都是有人偷着把建筑垃圾倒过来,但我们村不是,我们村是村领导允许,所以大家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为土地维权。”罗军说。

村民提供的照片及录像显示,数不胜数的卡车在遮挡号牌后,进入清河营村卸土,每个司机都持有一张村里办理的卸土卡片,村口还有专门办理这种卡片的收费点。司机告诉村民,每卸一车土,要向村领导交40到80元不等。

照片显示,这期间大片耕地被高达两三米的渣土覆盖,一些树木甚至被渣土压倒埋没。“当时并不要求用苫布,车辆昼夜不停卸土,扬尘很严重。所以我们那时候用摄像机记录了下来,被问的司机都说是村领导允许他们这么做的,而且也有收费。”

据村民们介绍,因土地而起的暴力事件,也在2003年时出现。

村民为此向多个部门反映但未获答复,直到几年后,来广营乡政府一份答复中称这些卸土费用总计为40万元,占地面积为150亩。但村民认为,当时被渣土覆盖的耕地面积上千亩,且车辆数量众多,怎么计算都不止这个费用,他们由此举报白桂新、马林祥等领导在此中另有获利。

“马林祥那个时候主管治保,那些渣土车能进来,难道不是他的?至少他有义务把这些事情给大伙儿说明白。”罗军称。

2004年,由于大片土地被渣土堆放占用,村民开始到处打听相关信息。而最初村委会给出的答复是,之所以用渣土堆放,是因为该地块地势低洼,为了满足开发需求,所以特意进行了填埋。

于是,这些渣土的问题,随即被更大的问题所替代 土地被国有,并随即被开发。

相比于堆放渣土带来的利益,此后的一系列开发建设,则是更大的土地红利,也成为村民维权的主要诉求。

绿隔开发争议

2001年年末,来广营乡、清河营村两级领导曾用大巴车带部分村民到附近的建筑工地畅想未来。“领导指着正在建的高楼,说我们村一年以后就在新楼房里吃饺子。”

但实际情况却是,直到2008年年底,全村人才彻底拆迁离开,且并未采取原地回迁的安置办法。

村民称当年拿到的文件中,村里部分集体土地被规划为“绿化隔离带”,征为国有土地,但之后就开始开发润泽庄园地产项目。

获得的一份2005年12月6日来广营乡人民政府对村民信访的答复文件中,仍清楚写道“清河营村土地至今没有被国家占用、征用”,但两个月后,村民从北京市国土局朝阳分局获得信访处理意见书中却标明,润泽庄园所用土地于2004年12月便已被征为国有。

“乡政府说没有被征,但区国土局又说一年前就被征为国有了,究竟谁在撒谎?还是谁做了假的文件?”村民称当年曾以此向法院起诉区国土部门行政违法,但法院未予立案。

村民提供的这份答复意见书中,提到三份文件(分别为京政地[2004]第117号、京政地[2004]第118号、京政地[2004]第158号),其内容共涉及2200多亩土地,并同意将该土地用于建设润泽庄园住宅项目一、二、三期。

三份文件均提及“该项目享受《北京市人民政府印发〈关于加快本市绿化隔离地区建设的意见〉的通知》(京政发[2000]12号)和《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市绿化隔离地区建设领导小组〈关于加快本市绿化隔离地区建设暂行办法〉的通知》(京政办发[2000]20号)的相关政策”。但查询上述暂行办法发现,其第四条明确规定:对经营性的绿色产业项目,其绿化建设用地面积在6.67公顷(100亩)以上的,允许有3~5%的土地用于与绿地相适宜的建设项目,但不得搞房地产开发和任何工业项目。此类项目的建筑物高度要严格限定在2层以下(不高于9米)。

据媒体2009年报道,开发商在取得清河营村2、3、4号地后,曾两年未开工建设。其中4号地是2007年12月由北京中鸿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10.55, 0.08, 0.76%)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投标联合体击败其余6家招标单位,以17.8亿元竞得,建筑面积约为30.7万平方米。

而2号地则是2007年12月由北京春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四川大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组成投标联合体,以23.31亿元拿得,规划建筑面积49.8万平方米。2008年5月,该地块转手给北京天润置地。3号地,则于2007年12月14日完成交易,成交金额达到了27亿多元,同时需要配建2.5万平方米的廉租房。

质疑征地补偿

关于这一系列土地变化,在一些答复文件中被笼统描述为“奥运森林公园平衡资金用地项目”,村民猜测这便是润泽庄园用地的出处。

而在征地拆迁费用方面,来广营乡政府的答复中称,润泽庄园支付总金额为12.47亿元,其中安置方面已经支出12.22亿元。另外其他征地费用中目前仍有4.8亿元作为乡统筹资金保存。

征地在2006年时开始进行,村里的暴力事件随即增多。获得的一份录像显示,在2008年12月2日,清河营姚姓村民家强拆中,有穿警服带警犬人员大量现身,两辆标有北京环卫集团的洒水车向村民喷射水柱。

2007年8月,《京华时报[微博]》报道该村村民凌晨被人“上房揭瓦”;2007年9月10日,《北京晚报》报道了丁锦瑞老人因强拆停电,半夜坠地身亡……这期间,村民多次举报暴力拆迁,并认为主管治保的副主任马林祥应对村里出现的暴力事件负责。

村民提供给的当年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协议原件显示,由拆迁公司手动填写的平米数等协议内容均为铅笔填写,而村民的落款签字却被要求用圆珠笔或签字笔。在协议上看到,230多平方米的房屋货币补偿款一共为150余万元。

拆迁后期的经济适用房分配则是另一指摘的焦点。

文件显示,位于回龙观龙锦苑东四区的300套经适房,实际由北京润泽庄园地产开发公司向市建委申请,获准后,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提供了由北京天鸿嘉城房地产公司开发的经适房。

“当时强拆还剩几十家没走,于是就按情况开始分经济适用房,但实际上村民得到的房子不超过120套,剩下的180套去了哪里?”村民出示当年材料证实,在申报中,有人通过和开发商签订阴阳合同,从而申领了经济适用房。

更有村民证实,在拆迁后期,部分村民虽然无资格获得经适房,但只需要向白桂新、马林祥他们交17.5万元(无发票、无收据)即可获得房子。

账务多年未公开

据村民提供的录音显示,在今年7月份来广营乡信访办负责人的答复中,村里除了被征土地外,另有大量土地被各个单位所租用。

乡信访办列出11个被租赁地块。其中除一处为本村居民开饭店外,其余均为公司。其中来广营农工商总公司租地100亩,年租金为10万元;华晨地景园林租地15.77亩,年租金为43万元;公交总站租地13.6亩,年租金为28.26万元;祥龙园3.6亩,年租金为105.12万元……

村民称由于多年村账务并未详细公开过,所以关于土地的许多收益,村民并不知晓,如今,不少村民现在领取的“退休金”仅为每月1300元。

“还有之前的青苗补偿费用4000万元,白桂新告诉大家,已经被拿去投资红星美凯龙了。”罗军说。

此外,村里的清河营郊野公园,每年都会获得上级大量补贴资金,村民称这一账目也始终未见公开。而村支书白桂新则透露,自2010年以来,村账务便由区级托管,公开内容也由托管单位负责。

村民称自2004年那次换届选举后,清河营村再无民主选举。“我们希望的是,能够有一次选举,让我们民主选举产生的领导来把村里这些年的账目公开,也把这些问题调查清楚。”

不久前,在朝阳区有关部门指导下,来广营乡开始对下属行政村实施“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该举措旨在让村集体实现“资产变股权,农民变股东”,目前清河营等村正在统计劳动年龄,以期确定每个人在村集体经济中的“贡献”,并确定相应的股份。

但维权村民有抵触情绪:“旧的遗留问题查不清,村账务就不清楚,这种情况下大家搞股份,那是不是就把之前村领导的问题掩盖了?”

后天起杭州学车按小时付费
KanyeWest向扎克伯格高调乞讨10亿美元惨遭谢绝
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哪里举行

相关推荐